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

 信用卡技巧   2020-05-29 09:56   6528 人阅读  0 条评论

来源:中国信用卡

作者:曹光宇

作者:银联数据服务有限公司咨询服务事业部曹光宇

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46亿张,同比增长8.78%,人均持有0.53张,应偿信贷余额7.59万亿元,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42.66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0.98%。

时至今日,信用卡行业在我国已经历了35年的发展历程,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也从最初亦步亦趋的探索到逐步确立本土化的经营模式。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的创新与应用,加之居民个人消费信贷需求激发,银行纷纷将信用卡业务作为推进零售转型战略的重要突破口,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同时,资金违规流向、客群质量下沉等带来的问题也陆续显现,监管部门多次发布相关要求,强调合规经营,要求银行构建与业务发展相匹配的风控能力。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面临着增速换挡、产业结构调整、前期刺激政策消化等方面的挑战,党的十九大要求,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2019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相较此前的爆发式增长,2019年信用卡行业更多呈现出了调整的态势,各家银行经营策略分化,推进稳健发展、挖掘存量潜力、深耕区域市场、控制业务规模等举措有的放矢。笔者对部分上市银行2019年度报告中信用卡业务相关情况进行了摘录与分析,供业界人士探讨。

一、宏观情况

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990 865亿元,比上年增长6.1%,全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57.8%,连续六年保持经济增长第一拉动力,2010~2019年三大需求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贡献率如图1所示。2019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1.16万亿元,比上年增长8.0%,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1.5%,2010~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情况如图2所示。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表示,2019年我国消费增长主要有四个方面的特点:一是服务消费增长快于商品消费,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占比45.9%,比上年提高了1.7个百分点。二是乡村消费增长快于城镇消费,乡村消费增长9%,高于城镇1.1个百分点。三是线上消费增长快于线下消费,实物商品网上零售8.5万亿元,增长19.5%。四是中高端商品消费增长快于基本需求消费,化妆品类、讯器材类分别增长12.6%、8.5%,品质化、个性化、多样化消费增多。

2019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 359元,比上年增长7.9%(如图3所示)。从居民消费情况来看,近年来支出结构整体情况较稳定,食品、居住两者合计占比超过50%。从增长情况来看,2019年,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均增长近13%,显著高于其他支出类别增速(如图4所示)。在消费者信心方面,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涨幅较大,随后呈现平稳上升趋势;2019年12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与消费者预期指数均达到最高值(如图5所示),反映出消费者对未来经济生活的良好预期。

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角度来看,我国存款类金融机构短期贷款持续增长,2019年末短期消费贷款近10万亿元,其在短期贷款中的比例也由2015年的45.9%升至64.2%(如图6所示)。近几年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均高于短期贷款增速,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在2017年达到38%的涨幅顶峰后逐步回落,2019年底同比增长13%,高于短期贷款增速近1个百分点(如图7所示),而以信用卡为代表的个人消费信贷业务,正是短期消费贷款的重要组成部分。

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滑,随着复产复工加快推进,提振消费政策出台,居民消费企稳回升。疫情使信用卡业务在一定程度上面临发展受阻、资产质量承压等挑战,但也成为了各行加速推进业务科技化、智能化、精细化转型的重要节点。

二、发卡情况

2019年,我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净增0.6亿张,增量低于2018年的0.98亿张和2017年的1.23亿张(如图8所示)。发卡节奏方面,结合2019年前三季度支付运行报告披露的新发卡数据及近期各家上市银行公布的新发卡数据,可以推算行业整体下半年新增发卡量高于上半年。

2019年,信用卡行业整体发卡增速有所放缓,究其原因,一方面与监管要求相关,据媒体报道,2019年7月底,监管部门召集部分银行分管管理层开会,要求银行控制信用卡业务,下半年不得新增规模,不得下发考核指标,主要目的是防范风险,管控信贷资金的违规流向;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在部分城市信用卡市场趋于饱和的同时共债风险又呈现上升态势,加之大数据行业遭遇整顿、部分引流平台出现问题等情况频发,使得各行在开发下沉客群时更为谨慎,经营模式做出适当调整。

ETC是2019年银行拓展客户、新增发卡的重要来源之一。2019年5月,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大力推动高速公路ETC发展应用工作的通知》,随后出台系列政策,明确2019年年底前新增ETC用户1亿以上。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23日,全国ETC客户累计达到1.97亿户,比上年同期净增1.2亿户。根据年报披露的情况,2019年,工商银行ETC客户增加4203万户,增量市场第一;农业银行全年新增ETC用户突破2000万户,约占全国ETC新增发行量的20%;区域性银行如江阴农商等也新推出了ETC车主卡等产品。在其他卡产品方面,小微企业卡、乡村振兴卡等也相继发行,民生银行在年报中提及其小微普惠信用卡的发行取得良好开局。

2019年度,工商银行信用卡客户数破亿,交通银行1.2亿张累计卡量规模与农业银行相近,邮储银行近两年卡量增速均在35%左右,兴业银行累计卡量突破5000万张,同比增速超20%。区域性银行中,中原银行两年的发卡量已近200万张,盛京银行在2019年实现了“百万发卡、百亿交易、亿级收入”,卡量同比增长超300%。2019年全国性银行信用卡累计发卡数量如图9所示,新增信用卡发卡数量如图10所示;部分区域性银行信用卡发卡情况见表1。

2019年末,招商银行的流通户数达6450.48万户,卡户比约1.48卡/户;浦发银行流通户数为3201.94万户,卡户比约1.37卡/户,均较2018年末有所上涨。2019年部分全国性银行流通卡量情况如图11所示。

回顾历年各行发卡情况可以看出,自2016年以来,各行新增发卡均呈现向上态势。从发卡节奏来看,随着每年市场形势的变化,各行发卡速度都有所波动,其中工商银行近几年新增发卡波动最大;建设银行通常集中于上半年发力拓客;农业银行从2017年下半年至2019上半年持续提升;光大银行则在2018年下半年迎来发卡爆发式增长,新增发卡超900万张。2016~2019年部分银行新增发卡趋势变化如图12所示。

三、透支情况

截至2019年末,建设银行信用卡透支规模率先突破7000亿元;招商银行与工商银行差距收窄;交通银行、广发银行等规模略有收缩带动排位座次下滑;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增速在20%以上,农业银行透支规模排位由2018年末的第12位上升至第6位;民生银行虽然卡量不及光大银行,但透支规模超过光大银行。结合流通卡量情况,招商银行流通卡卡均透支达7041元,较2018年末提升超200元。区域性银行中,中原银行、盛京银行、晋商银行、成都银行、张家港农商等本期增幅较大。2019年末全国性银行信用卡透支情况如图13所示,区域性银行信用卡透支情况见表2。

选取近四年数据连续性较好的全国性银行进行观察可以发现,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在2016年透支余额同比增速达到最大值,其他银行在2017年实现了透支余额大幅增长。建设银行、工商银行2019年同比增速回归到2016年的水平;农业银行成为唯一一家2019年同比增速提升的银行;中国银行2017年透支增速为近几年的最高值,2016、2018、2019三年透支增速相近;光大银行等本期透支余额规模增速不及以往年度。在金融去杠杆的大环境下,监管再次强调刚性扣减,银行需关注持卡人的总授信额度,同时严格把控个人消费信贷资金流向,风险管理措施更为健全,授信政策相应调整,这也使得信用卡透支规模增速在一定程度上放缓。2016~2019年部分银行信用卡透支规模情况如图14所示,信用卡透支规模增速情况如图15所示。

在信用卡业务占零售信贷份额指标方面,仅少数银行较以往略有上升,其中兴业银行提升近1个百分点。国有大型银行中,房贷业务依然占据零售业务主要份额,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房贷业务占比超过80%,股份制银行中的广发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等信用卡业务份额占比高于房贷业务。2019年末全国性银行信用卡业务零售信贷占比如图16所示。

部分区域性银行得益于卡量与透支规模双增长,信用卡占零售业务份额相应提升,如晋商银行、哈尔滨银行、中原银行、盛京银行较年初分别上升9.71、2.21、2.85、3.06个百分点,宁波银行信用卡业务零售信贷比已接近股份制银行水平。2019年末区域性银行信用卡业务零售信贷占比见表3。此外,大部分区域性银行在信用卡业务上未来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多家银行在年报中提及深化大零售改革转型发展,信用卡业务在获取客户、提升客户黏性、场景布局、品牌宣传等方面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此,越来越多的区域性银行重拾对信用卡业务的重视,纷纷加大在该业务上的战略投入力度。

四、交易与收入情况

2019年,信用卡交易(消费)额保持稳定增长。招商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4家银行的全年交易(消费)额皆突破3万亿元;农业银行、浦发银行首次超过2万亿元。工商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本期交易(消费)额同比增速高于同期卡量增速,活客经营方面表现较好。此外,中国银行公布了分期交易额情况,全年超3000亿元,占总消费额的18%,同比增长近17%,高出全行信用卡消费额整体增速近7个百分点。2019年全国性银行信用卡交易情况如图17所示,区域性银行信用卡交易情况如图18所示。

值得一提的是,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信用卡交易情况预计出现下滑,随着“消费券”发放等系列促消费的政策实施,境内信用卡交易量将逐步回升,但境外消费情况则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处于低谷。

在业务收入方面,招商银行以近800亿元排在首位,较2018年增长133亿元,收入增量进一步提升;在收入结构方面,其利息收入占比由2016年的74%下降至68%。浙商银行信用卡业务虽然发展时间较短,但成绩亮眼,本年度收入同比增速达69%。通过收入与年度平均透支余额计算资产收益能力可以发现,本期招商银行、光大银行、广州农商、贵阳银行以及中原银行等的业务收益能力有所提升。2019年全国性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情况如图19所示,区域性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情况如图20所示。

由于内部管理等需要,各银行在信用卡不同业务的收入类别划分上有所不同,主要差异点在于分期业务收入。一类做法是将分期全部或部分计入利息收入,相应的资产划分为生息资产,自2015年起招商银行将信用卡分期收入全部计入利息收入。2019年,中信银行、光大银行也做出了类似调整。中信银行将信用卡现金分期收入由手续费收入调整分类至利息收入,2018年调整前后相应指标差值为81.40亿元,同时结合2018年中信银行公布的信用卡业务总收入460.23亿元、分期收入193.10亿元,计算可得2018年其现金分期收入在其中的占比分别为18%、42%。光大银行将信用卡全部分期收入由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调整分类至利息净收入,2018年调整差额为171.21亿元,同期信用卡业务营业收入390.39亿元,即分期收入占比达44%。

另一类做法是将分期收入计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即中间收入,并根据资金与收益相匹配的原则,将对应的资产调整至非生息资产,如2017年建设银行、上海银行进行了如此调整,民生银行在2019年年报中明确,信用卡分期透支收益不计入利息收入。

随着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持续深入,银行息差收窄,挖掘高收益、轻资本的零售业务发展潜力成为焦点。自2004起,我国商业银行陆续提出零售银行发展战略,零售转型加速。从年报数据来看,绝大部分全国性银行零售业务营业收入占全行营业收入的40%左右,邮储银行高达64%。区域性银行中,零售业务的发展情况存在较大差异,重庆农商、广州农商、中原银行、哈尔滨银行、西安银行、常熟农商等零售业务收入在全行占比三至四成,多数银行该项指标为10%~25%,业务发展仍存在提升空间。

信用卡业务是银行零售业务发展的排头兵,不仅在新客户获取、存量客户维护、品牌形象塑造等方面承担重要角色,也更可成为贡献收入的主力军。

在利息收入方面,以招商银行为例,近三年,信用卡业务零售信贷占比27%~28%,信用卡利息收入占零售贷款利息收入的比重则稳定在40%左右。2019年,招商银行零售贷款平均收益率为6.07%,公司贷款平均收益率为4.34%,信用卡透支及小微贷款收益率较高是拉升短期贷款平均收益率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中间业务收入方面,信用卡业务是银行卡手续费的主要来源,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邮储银行等全国性银行均在年报中阐述,信用卡发卡量、消费交易额提升、分期付款手续费带动银行卡手续费上涨。部分区域性银行如苏州银行,2019年实现银行卡类业务收入4.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71%,主要源于贷记卡业务账单和交易分期手续费等业务收入的增加。中间业务不仅能够有力缓解银行息差持续收窄趋势下的业绩增长压力,同时也是银行拓展其他业务的潜在资源。2019年部分全国性银行银行卡手续费收入占手续费及佣金总收入比重如图21所示,部分区域性银行银行卡手续费收入占手续费及佣金总收入比重如图22所示。

在提升业务收入方面,银行一方面可以打造多层次的产品体系,实现差异化产品定位与经营策略,如近年来多家银行陆续推出了不少高端卡产品,包括钻石卡、私人银行专属信用卡、年轻客群白金卡等,结合以往业务情况来看,高端卡不仅在年费收入上具有优势,同时活跃率也通常高于整体水平,持卡人更偏爱大额交易;另一方面可以充分运用客户价值分层模型,在营销活动开展前进行筛选,制定针对性业务策略,以提升边际收益。

五、风险情况

2019年,国内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下行压力增加,更加考验银行经营与管理风险的能力。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各类型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如下:大型商业银行为1.38%,股份制商业银行为1.64%,城市商业银行为2.32%,农村商业银行为3.90%。受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共债风险等外部因素影响,消费金融行业整体风险上升,业务增速一定程度上放缓也使得前期风险迁徙暴露。本期多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部分银行不良率超过2%,也有银行针对新形势采取了更为严格的五级分类标准。在卡量、信贷规模增长的同时,若风控能力建设不能与之匹配,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增加将会显著影响信用卡业务乃至零售业务整体的利润贡献。2019年部分银行信用卡业务风险情况如图23所示。

2019年,监管机构出台了多份文件要求银行加强风控管理,关注的重点有前端规范营销、核心风控能力、动态风险管理、资金流向监控、套现交易监控等,部分监管政策情况详见表4。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部分持卡人还款能力下降,加之信贷规模增速进一步放缓,部分银行信用卡业务风险将进一步暴露,银行需持续关注,及时采取适宜措施。

与对公类不良资产相比,零售类不良资产难以批量转让,因此资产证券化成为有效的处置途径。2019年,信用卡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共计发行22单,发行金额共计69.02亿元,规模同比增长24.85%,发起机构包括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浦发银行等。据媒体报道,2019年11月,第三轮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启动,农商行首次拿到“入场券”,信用卡不良资产证券化发行量将持续增长。

截至2019年末,我国银行卡授信使用率为43.70%,大部分银行额度使用率较2018年末有所下降。额度使用率是信用卡业务日常运营中应予以关注的指标之一,该指标过高则可能存在套现、套积分等异常交易的风险隐患。由于未使用额度按比例计入风险加权资产,若该指标过低,将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产生影响。《北京银保监局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中明确指出,银行应加强授信额度动态管理,辖内商业银行应至少每年一次对客户授信额度进行重检,同时合理设定临时额度的调升频率、有效期和时间间隔。2019年全国性银行信用卡未使用额度情况如图24所示,区域性银行信用卡未使用额度情况如图25所示。

六、其他关注

年报中部分银行公布了信用卡中心职工人数,通过对近三年情况进行统计可以看出,随着信用卡业务规模不断扩大,部分银行卡中心的员工人数并未出现同步增长(如图26所示),金融科技助力银行提升运营、管理、服务效率。

2019年,招商银行推出掌上生活App8.0版本,在进一步强化信用卡主营业务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拓展内容生态、品质电商、汽车生活等生活场景,并将其打造成为银行智能服务体系的重要渠道。报告期内,掌上生活App日活跃用户数峰值903.58万户,期末月活跃用户数4664.34万户,金融场景使用率和非金融场景使用率分别为76.21%和73.90%。2019年部分银行信用卡App情况如图27所示。

七、行业趋势探讨

2017年以来,伴随大数据、生物识别、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的运用,信用卡行业开启了一轮爆发式增长,监管部门相继提出加强预借现金管理、管控房地产交易、规范营销宣传等要求,同时,越来越多的银行在零售业务开展方面投入更多的资源,加快零售转型步伐,如何合规、高效、科学发展信用卡业务成为业界关注的重点。

1.多渠道提升获客能力

信用卡相较其他零售业务来说,具有小额高频的显著特征,与持卡人互动频繁,日常消费能极大丰富客户画像维度,是银行拓展其他零售业务、提高客户忠诚度、开展数据治理的基础之一,是推进零售业务联动发展的有效突破口。现阶段,一线城市竞争激烈,全国性银行大力挖掘二、三、四线城市潜力;城商行、农商行等以往由于业务开展时间短、网点较少等原因,以信用卡为代表的零售业务开展尚不充分,在行业发展的下半场,需充分借力金融科技以及生态建设,及早把握发展机会。

在新客户获取渠道方面,分行、网申、直销团队等不同渠道各有所长。近年来,银行推进网点的智能化、数字化转型改造,注重提升品牌形象与服务水平,在通过分行渠道进行获客时,考验的是一线服务人员的能力与便捷化、个性化体验;网申渠道需要银行具有相应的风险管控能力与自动化处理水平;直销团队的优势在于执行力强且便于统一管理。2019年度,邮储银行加强内外部资源整合,优化拓展获客渠道,全面启动销售团队组建。

在行内存量客户交叉销售方面,银行应充分发挥协同优势,构建零售客户全景视图,推进标签化管理,深化数字化精准营销,强化公私联动。此外,也有银行青睐MGM(客户介绍客户)模式,在实际业务开展中,需提高对中介机构的鉴别与把控能力。在存量客户的运营中,也要针对高价值客户做好日常促活、客户挽留、续卡管理等,尽可能减少优质客户的流失。

2.金融科技助力精益化运营

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图数据、生物识别、区块链、联邦学习等金融科技手段助力银行打造智能高效的运营体系,标准化、智能化、集约化作业显著提升了运营效率。在进件审批与授信阶段,银行可结合外部数据与评分模型、场景化人脸识别核身等,有效评估客户风险,控制总授信敞口和杠杆率;在贷中阶段,基于数据模型与业务策略,一方面进行异常交易侦测,进行风险排查,实施动态额度管理,提高风险预警的及时性、有效性;另一方面结合客户价值分层开展针对性营销促活,提高业务贡献度;在贷后阶段,利用关系图谱、失联修复、智能外呼等手段推进催收工作的开展。

在卡量增速放缓的背景下,银行更多比拼的是金融科技加持下的精益化运营能力。后疫情时代,新基建将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动能,疫情带来的挑战极大加速了银行业的数字化转型,“金融新基建”的概念也应运而生。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中所明确的重点任务包括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等。在年报解读过程不难发现,近年来银行不断加大科技投入力度,2019年,国有大型银行在金融科技上的投入占营收比重均在2%以上,建设银行以176.33亿元的总额位列第一,股份制银行虽然投入资金总额不及国有大型银行,但在营收占比上与之不相上下,招商银行此项占比更是高达3.47%,区域性银行科技人员占比也有所上升。金融科技重塑银行服务的赛道已经全面开启,开放API、银行即服务等理念催生商业银行全新业态,信用卡业务作为金融科技成果展现最为直观的载体之一,也将在金融科技的浪潮中再次开启变革。

3.科学管理注入长效发展动能

银行内部科学、精细化的管理是业务持续、健康发展的保障。2019年,中国银行全面实施信用卡激活率、动户率、额度使用率、风险调整后资本回报率(RAROC)和不良率“五率”指标评价,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持续优化信用卡业务结构,有效管控业务风险。2020年3月,邮储银行公告显示,董事会同意信用卡中心专营机构设立方案,架构的优化能够有效提高业务开展的市场化程度,进而激发活力,向客户提供更加专业化、集约化的服务。

此外,在合规的前提下,银行在信用卡业务的发展方面也应树立科学的经营管理理念,平衡收益与风险的关系。2019年,监管加强现金贷、P2P等行业整顿,共债客群资质恶化,2020年初疫情使部分持卡人还款能力及意愿下降,业务风险进一步暴露,前两年突飞猛进的信用卡及消费金融业务在一定程度上进入了盘整期。但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政府出台系列政策促进消费,居民消费意愿逐步恢复,此时,银行如果一味关注前期资产质量承压的结果而收紧风控政策,则将错过新一轮的发展机遇。风险暴露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这就要求银行必须构建前瞻性的风控管理体系,努力降低经营风险,通过差异化定价、优化资产结构等途径创造价值,根据对趋势的预判制定管理政策,而非亦步亦趋。

自2019年8月人民银行改革LPR形成机制至今,LPR已经历了多次下调,在全球信贷宽松的趋势下,LPR短期仍有下行的可能,实体融资成本下降将对银行利息收入产生直接影响,银行业的竞争将更加激烈。相较对公业务来说,零售业务风险分散、受经济周期波动影响较小,是银行提升整体经营能力的突破点。同时,在普惠金融的推进下,为个人、小微企业、特殊群体等提供金融服务也是银行业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信用卡作为零售业务的重要部分,是我国目前发展较为成熟、完备的个人消费信贷产品之一,其产品形态、服务方式等愈发呈现出多元化、智能化的趋势,未来发展值得期待。

本文地址:http://kagonglue.com/k/33927.html
版权声明:项目均采集于互联网, 信用卡技巧 无法审核全面,且希望能够帮到大家,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
温馨提示:★★★关注并收藏本站,全面掌握更多攻略技巧!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